Menu

一个母亲与14岁儿子的“安宁告别”:“我希望他可以‘走’得有尊严”

0 Comments

原标题:一个母亲与14岁儿子的“安宁告别”:“我希望他可以‘走’得有尊严” &nbsp深圳特区报2019年11月10日讯 14岁的小斌是一位脑脊髓间少突胶质细胞瘤患者。患病3年多来,小斌的父母带他辗转北京、广州等地,赶赴各大知名医院求医,但小斌的身体依旧每况愈下。今年已被多家医院告知治愈无望。很多医院甚至拒绝收治小斌。多番辗转后,中山大学附属第七医院收治了他。“我们知道目前的医疗技术无法治愈我儿子得的这种病,我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现在只希望他能少受点苦,不要那么痛了。”小斌妈妈感激地说。 不能救他,就让他好好走吧! &nbsp在中山七院安宁疗护病房门口,有一块大大的留言板,上面有很多写满了字的便签纸,有的是医护人员的祝福,有的是患者和家属的感受,还有一些是对于“死亡”的思考。在这个特殊的病房里,小斌将走完他生命的最后一程。 “多亏了神经医学中心的周列民教授,非常感谢他愿意收下我们。后来听说这里有安宁病房,我一听很符合我们的需求。我们现在就是希望他能够少点痛苦,真的要走的话也好好地走。”小斌的妈妈是一位高级知识分子,她和所有的母亲一样,为了孩子无论做多大的牺牲她都愿意,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她都愿意去试。几年来的求医之路虽然艰辛,她都没有怨言。可是看到医生一次次的摇头,看到孩子在病魔的折磨下痛苦的挣扎,她忍住泪水开始不断思考――如果现在的医学真的治不好孩子怎么办? &nbsp有时候,她试着鼓起勇气和孩子沟通他的病情,但是往往说着说着自己就哽咽了。面对“死”,尤其是自己万般疼爱的孩子,谁也没法举重若轻?看到小斌状态越来越差,小斌妈妈想通了,继续没办法挽救孩子的生命,不如好好地陪孩子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。让孩子好好地走,有尊严地走,而不是插满各种管子,承受着巨大痛苦离去。 &nbsp8月9日,小斌转入中山七院安宁疗护病房。为了减轻小斌的痛苦,医院多次召开多学科讨论,充分尊重小斌和他父母意见的前提下,制定最优的缓解症状的治疗方案。 等待“安宁离开” “小斌每次疾病发作时,疼痛程度也相应增加。我能为他做的就是轻轻抚摸他的疼痛部位,同时告诉他自我放松的方法,陪他聊天,给他讲他感兴趣的小故事。有时候,一颗棒棒糖的诱惑力都足以帮他暂时减轻痛苦。”一位安宁疗护病房的护士在留言板上写道。除了医护人员,医务社工每天也会到病房探访,与患者及其家属进行交流沟通,深入了解患者及家属的需求。除了临床治疗,这些细节都展现安宁疗护的人文关怀。 &nbsp小斌的病情还在不断恶化,但能够减少一些痛苦,也让小斌妈妈心里得到了一丝宽慰。 &nbsp2019年,深圳市入选国家第二批安宁疗护试点城市,中山七院成为深圳市安宁疗护试点单位之一。目前,中山七院现已建立包括各专科医生、护理人员、志愿者、医务社工等在内的安宁疗护多学科团队。医院坚持“全人,全程,全队,全家,全社区”的“五全”照护理念,从患者入住到出院或死亡后的一段时间,将有各专科专家为患者及家属提供全方位的医疗照护服务,满足患者身体、心理、社会等方面的需求,尊重患者的家庭文化脉络,协助家庭成员面对经历疾病事件的悲伤过程。未来,医院还将深入社区,积极宣传“优逝”理念,让大众建立对安宁疗护的正确认识,培育正确的生死观。 (记者 罗莉琼 通讯员 方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