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“抱团养老”离不开规则边界黏合

0 Comments

  “现在有一种方式叫抱团养老,我们也想约上老同事、老朋友,找个地方尝试一下。”重庆市民文�M告诉记者,在一次家庭会议上,他第一次从外公的口中听到了“抱团养老”这个词。“抱团养老”概念起源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丹麦,之后推广至瑞士及荷兰,最后在欧美各地流行起来。(11月10日《工人日报》)   伴随着人口流动的加速和家庭结构的小型化,传统的居家养老模式受到了猛烈的冲击。那些子女不在身边的老人,“空巢又空心”;一些老人即使子女在身边,他们也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,缺乏的足够的时间和和精力陪伴老人。对于不少老人而言,进入养老院成为一种无奈的选择。   人口结构的老龄化,让社会化养老逐渐从一种特殊性需求向普遍性需求转变;供求关系的失衡,让养老院“一位难求”。许多时候,不是老年人挑选养老院,而是养老院“筛选”老人――去养老院咨询,发现前面已经排队了好几百号人;高昂的收费,让不少老人望而生畏……高不可攀的养老院,似乎已经成为精英消费而非大众消费。当养老院不堪重负,剩下来的老人又如何“老有所依”?   我们已经进入了老龄社会,整个社会却还没有做好准备,与之相适应的“银发经济”尚未成熟。作为一种“自我救赎”的手段,“抱团养老”以熟人之间的信任和情感为基础,以共同的利益诉求、精神诉求和情感需要为纽带,将这些老人打造成为一个养老共同体。“抱团养老”不仅能够实现生活上的守望相助,还能实现精神上的互相取暖,未尝不是一种有益尝试。   摸着石头过河的“抱团养老”,不可避免会在运作的过程中遇到困难;如生活费用如何分摊,公共事务如何分担,饭菜口味众口难调,如果处理不好,很容易导致“抱团养老”的散伙。更进一步说,“抱团养老”要想维系得更加长久,不能仅靠朋友、同学、同事等旧情作为润滑剂和黏合剂,还需要将规则意识、边界精神作为相处之道。   有困难并不可怕,解决困难的过程也是“抱团养老”不断完善、不断成熟的过程。如果瞻前顾后、踟蹰不前,“抱团养老”就难以梦想照进现实。“抱团养老”并不意味着将养老问题全部交给老人们,而是需要给与老人们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,在法律援助、医疗照护、文体活动等方面给予“制度补血”。   面对滚滚而来的银发浪潮,面对前所未有、亟待突围的老龄化困境,需要不断健全养老保障网络,为老人们提供多层次、多渠道的养老服务。破解“养老难”,除了市场更“给力”外,也呼唤养老模式的多元化。不论在哪儿养老、不论是何种形式的养老,让老年人更有安全感、幸福感与获得感才是关键。 *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,不代表本网观点